鸿利:实地感受美军在中亚"桥头堡"

文章来源:豆沙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9日 16:37  阅读:9843  【字号:  】

学校 陇西小学

鸿利

就这样一次又一次,本来是抱着信心满满的画着,描着、涂着,但还是被老师尖锐的双眼一眼盯住,接着就是老师的指责’拿回去重新修改,’’的呵斥。就这样我被一点点错误轰炸的已经对自己的天赋产生了质疑,也对自己的画画 打了退堂鼓,我在想:我是不是没有天赋,我是不是真的画不好画,我是不是应该放弃,以免浪费时间。

在太阳任劳任怨地躲到山后时,我回到了家,去完成那些无尽头的作业。秒针一格一格地飞快地旋转,我的笔尖也龙飞凤舞地在纸上跳着芭蕾。直到秒针的声音听得让人厌倦时,我才勉强写完了作业。走出房门,却看见妈妈半靠在沙发上,头歪在一边,已然睡得很熟了。我轻轻地叫醒了妈妈,问她怎么不进去睡。妈妈却淡淡地说:你不睡我也睡不着呀。刹那间,妈妈的话吹散了我脑中的郁结,我一切都明白了,妈妈是为了我才睡眠不足,而我,却像一个任性的陀螺,将她的爱意飞旋得老远,直到这一刻……

说干就干。我找来了做笔筒用的材料:一片硬纸板、一些彩色卡纸、一张长条状印有山水画的纸、一个铅笔、一把剪刀和一些胶水。

在这十几年里,我深深感受到了妈妈对我的爱:每天起床都有可口的饭菜,每次作业妈妈都认真的检查,每天的衣服妈妈都洗的干净整洁,每年的生日和儿童节都能收到妈妈的精心准备的礼物。今年的母亲节,我该送什么礼物,以表达我妈妈深深的爱呢?

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。在严重的脑力消耗后,我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精髓所在,在我饿的前胸贴后背时,突然书包里多了一盒饼干,在我狼吞虎咽时,心中却不领情,固执地认为这是妈妈应该做的,谁让她不喊我起来呢!可是心中却随着胃的膨胀温暖了不少,心中的阴霾也逐渐散开、消逝。

好像有个声音在呼唤我,呼唤我,牵引我用手去触摸,触摸着那一股光,我想,也许我看见了光明,看见了属于自己的光,射手,谢谢你,从此,我此我不再放弃。




(责任编辑:阿柯林)